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正文

一辈子的冤家/殷金来

作者:yinjinlai 来源: 日期:2019/11/19 12:32:22 人气:16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一辈子的冤家

殷金来

我平常喜欢抽点烟熬夜看会儿书,一到十一点妻子不容分说,毫不商量的“啪”的一下就拉了闸。有时候牙疼或者脸上长火疹子,她一把掰开我的嘴或者拧着我的脸,又是掐又是挤。她的这种粗鲁动作,让我的心里随时窝着一团火。作为一个副手,也越权太宽了。这个家庭,你总得尊重一下男主人吧。而且她这个人自以为是,斤斤计较,自以为精明的样子,似乎她才是这个小家庭的当家人。买卖和人情往来都是她跑来跑去,一副我说了算的样子。她还喜欢搞民主,对难以决定的事情投票表决。我家三口人,我的反对意见,一般都会被她和反派儿子两人串通连手否决。二对一,家庭的民主总在妻子的一边。我的心倒是宽,男子汉大丈夫,退一步海阔天空,得让且让,只要她不找事端,少了口角,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战争风险。

在妻子这种脾性下,只要不打搅我的安宁我就欣欣然了。然而她很少让我保持这种修行的状态,会找些鸡零狗碎的事。她摆了个小摊子,平时进货回来,把一堆纸壳和要扔掉的废电视机废铁码在一个地方,让我来处理。这一大堆问题,常让我无从下手。她不但自己这样,还教唆儿子,快来帮妈拾掇,等攒多了,好买好吃的。儿子贪吃,高高兴兴的帮着他妈。看我抄着手说,卖的钱买东西不给爸吃。我训斥着说你跟你妈学嘛,长大了就是个捡纸壳子的,有啥出息。看着她得意劲儿,我劝她你不可能让儿子长大了给你一样捡纸壳子吧。她不以为然,反而当着别人说,儿子比他老子强,店里的东西放在什么位置,每一样货的价格,比他老子都清楚,一点都卖不错。并且她常让我丢尽颜面。不论我和同事在一起瞎吹海聊还是大街上人多势众的众目睽睽之下,她一点面子都不给,大声直嚷嚷让做洗碗涮锅的事情。我这口愤懑之气却无处发泄,只能把锅碗弄出一片叮当之声。对于这种“恶”妇,暂且咬牙受之忍之,得逮住机会好好修理一顿。

妻子不但缺点多,还似乎和儿子经常一起在密谋。妻子有个钱罐。那个钱罐是鸡年在超市买东西做活动商家送的。妻子想要一提餐巾纸,儿子不要。儿子非要这个钱罐,妻子也很喜欢,就搬回家做了一个储蓄罐。妻子每天往里面塞一些零钱,说一直这样存下去,儿子读大学了,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呢。妻子说这话一脸的期待,似乎儿子已经读上了大学。妻子往里存,儿子小老鼠偷油一样悄悄不时往出取。不知妻子发现没发现,妻子一直往里存着,儿子一直往出取。有一次我竟发现小老鼠当着他妈的面摇出了几块硬币,一溜烟就不见了。可妻子就是假装没看见。

妻子用钱特别抠。那次我和她去城里办事,看见街角有卖茄子辣椒的,立即上去问价钱。得知价后连连说道,可惜不方便,还要去安康,不然买点带回去下面条多好。说着还咂咂嘴,似乎嘴里吃着了美味。我说街上又不是没得卖的。她说这里每斤要便宜几角呢,而且鲜嫩饱满。后来从安康回来,中途在客运站歇车。她立即下了车,司机以为她去吃蒸面,说让她快点。车冒着青烟等她五分钟后,她提着一蔸大白菜急匆匆的来了。车上有人说,这么远买一蔸白菜,还难得提,咱们超市又不是没有。司机也说,以为你去吃蒸面,哪想到买了一蔸白菜,只有我窃笑不已。

平时精明得算到分分厘厘的妻子在超市给我买衣服,舍不得花钱的妻子见我看上了一件大衣,竟毫不吝啬的掏了一千多元给我买下了。我劝也没劝住,让我气得直哼,家有败妻,怎么能富裕起来。她还眉飞色舞,一脸得意的说,这件衣服穿着多气派。她这样子,倒让我怀疑她背地里存了私款。

妻子并不是一个谦谦君子,经常使用暴力。她生气的时候,会像蛮兽一样惊爆出巨大的破坏能量,把家什弄得发出激烈的吵闹声。在她全武行时,我一般尽量避着,让她挥出的拳头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没有四两力道,让她的愤怒消化于无形之中。夜里她从店子里回来,看到屋里一片狼藉,瞬间会爆发出雷霆之怒,把地板蹬得欲翻欲裂,把屋里的器具弄得怒火万丈叮叮当当响成一片。妻子的这些小把戏我早看惯了,我泰然自如一动不动坐在那儿等着风平浪静。这种招数,用在儿子身上差不多,对我来说简直太幼稚了。她见用在我身上的招数没有效果,立即就转移到儿子身上。大怒着让儿子把家庭作业拿出来,对着老师布置的作业一点一点检查,看有没有落下。然后又每道题每道题检查有没有错误,每一个字笔画是否正确。如有一点错误,就揪住儿子耳朵把儿子拧得小猪一样嗷嗷叫。

儿子挺聪明的,看见他妈晚上敲门的声音,总是在我前面迅速的跑过去打开门,送上一副阿谀谄媚的笑脸。这样做错了题,会少很多皮肉之苦。并且儿子还向他妈打我的小报告,说我又偷偷抽烟了。还表功说,把烟藏起来了。最后还说看见爸吸一次烟就藏一次,让我吸不成,以讨他妈的欢心。我说我最近的烟去哪了,打火机也不见了,是这小子在暗地里作怪。更让我可气的是,儿子形成了这样一种惯常的思维,在我吸烟的时候,竟跑过来要取出我嘴里的烟嘴,还振振有词的说,爸爸,你不能吸烟。我竖着眉毛说,臭小子,你妈说那是你妈,你还能管我!儿子这个怪样子,妻子还表扬似的,扑哧扑哧直笑,让我更加无语。

这母子二人联合欺负我这当家人,我得暗暗寻找机会好好的修理,不然这口气难平。儿子得找理由揍他几回,不然要骑在我头上拉屎了。妻子也得想个好办法,让她知道在家里尊重我的地位。

为了惩治妻子的恶习,我准备拿出一些措施来治治她这可恶的毛病。你不是买米一小口袋一小口袋的买吗,我就一次扛回一大口袋。你买菜不是一根一根挑吗,我就一买一大把。你不是存纸壳子吗,我就把它送给那些捡垃圾的让他拿走。

一次我下乡时买了二百斤刚出来的大米找车拉回家。心想这半年大概不用去超市买米了。赶集时,我发现她竟把大米拿出来放在门口出售。看见我立即兴奋的说,这口袋米赚了十块多呢,下次记得多买一些。她不但卖米,还把平时买的用来炖肉打汤的调料和菜放在摊子上叫卖。更让我意外的是,我明明把纸壳子扔了的,她竟变戏法一样在地下室变出山码大堆的纸壳子出来。

妻子喜欢买鸡蛋,每次煮饭都要不厌其烦再三的问我要不要鸡蛋。鸡蛋我实在吃烦了,想换口味,说不要。她似乎每次都没有听见一样,每顿都要给我打两个。我决定从这方面下手来气气她。黄瓜打鸡蛋做好了,我把筷子一搁,碗一推,没有这样做饭的,苦瓜炒鸡蛋我不吃,要炒苦瓜就炒苦瓜。她把馍馍蒸好了,我拿在手上捏一捏,说死面疙瘩馍馍不吃,不然就去街上买。我不几天下班回来,发现楼上咣当咣当直响。爬到楼上,看见妻子正大汗淋漓的在发老面,一时愣住。

唉!我和妻子也许就是这一辈子的冤家 。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2461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