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星座 > 正文

咖啡时光

作者:陶山 来源: 日期:2017/10/2 16:47:52 人气:35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咖啡时光 

杜轶安

(一)

我的闹钟叫醒了我,显得十分欢快,我抬了抬眼,凌晨四点。我并不想看什么凌晨四点的光,我只是觉得,我该醒了。日子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温柔的对待过我,这两年。

 这两年,事纷乱的多,包括我搬了家,换了邻居,还和邻居家中的一个女孩分了手,我们,谈过一阵子,后来她说我搬去的城市太远,没法互相照顾,于是,我们的故事就没了下文。 我坐直了身子,揉了揉眼,似乎忘了些什么,既然天气这么好,我想不如去散散步。 洗脸,擦干,刷牙,然后吐了几个泡泡,夏天的光,所以我的泡泡很美,有好多颜色。 昨晚随手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兀自震动着,在那软绵绵上转着圈。 我赶忙拨开那拥在一起的泡泡花,在里面挤来挤去,终于,看见了那闪烁的屏幕,和那辗转的几个字,不知道谁发来的 “我在想你。”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犹豫。 “可我不知道你是谁”暂无回信。

我披上长衫走了出去,夏天的晨风也是带着些许寒意,当我的手穿过长衫的袖时,屏幕上写着 “哪怕是长衫也会冷哦!” 我撇了下嘴角。

“你是在关心我吗”

“你愿意主动一些吗” 

“我……” 我犹豫了,因为我的计划被打乱了,本来是想去散散步的,那就去那街边那冷清的咖啡小店坐坐吧,有个声音告诉我,也许,凌晨的咖啡店会有和黄昏时不同的感觉吧。我拿起那个可以收到陌生人信息的工具走了出去。

四点的夏天或是夏天的四点,总会是微亮的,光从天上泻下来,洒到地上,溅的到处都是,我很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奇怪的时间,会有小店开门,包括这家难得一入的咖啡店。里面的光和外面的混成了一团,心里的感觉和那无名的消息同样混成了一团。吧台走来一位女士,服饰简朴,我想是店员吧。

“那个……先生,您是本店第一位顾客,可以免费来会员席哦!”

“不必了,我就坐这儿吧!”

“好的,先生,那您需要点什么?”

“我没怎么来过咖啡店,你给我随便来一杯吧!”

“好的,先生。”她缓缓地走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长的时间为何再没有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长的时间杯不知名的咖啡为何迟迟没有来到我的面前,我却是看遍了窗外所有的景色,一花一叶,偶尔路过的情侣,叶子和花连在一起,就像那一对对情侣牵着的手,感觉好幸福。

这时,心中有一种感情似乎在催促着我,我拿起手机,延续下那一段在家中未完成的信息。

“我想和你有个故事。你——愿意吗?”在我发送的一瞬间,咖啡的香味与无名的回信同时环绕着我。

在我点开之前,我突然想起,向那即将散去的女士背影喊去:这杯咖啡,叫什么?

她头也不回:“我想您需要这杯咖啡哦,先生,祝你幸福!这杯咖啡的名字叫爱情。”

我将一小口咖啡从咽喉中滑下,与三年前我上次来这里喝下的同名咖啡味道有些不一样,我低下头看见了那几个字:我愿意!
                                           (二)

远方教堂上的钟响了七声,我竟坐了如此长的时间,这杯“爱情”占满了我整个早上,我想,是不是该回家了?如此难得的休闲时光。还有和那无名人的思念,不知从何而来。我们明明素不相识。当我想要起身离开时,那位女店员端着一杯咖啡走到了我身旁,对我说:“不给您的女朋友来一杯吗?”

“谢谢,不必了!我并不知道她在哪儿。”

“哦,先生,您可真是太爱开玩笑了,她就坐在你的对面啊!”

当我惊讶地抬起头,想要反驳她的话时,却只剩那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端正地立在我面前的桌上。和我的一样。

那屏幕亮了。

“我在哦,谢谢你的咖啡,很好喝。”

“可你在哪?”

当我听到了八声钟响,那接收到信息的声音,也伴着钟声,飘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喝完了哦,我们走吧。”我看那屏幕上亮着的字。

可我对面,还放着那杯未搅匀的“爱情”。

“女士。”

“先生,不必担心,首位顾客是免费的。”

“啊——谢谢!”

我推开店门,迈了出去。街道上少有行人,不知原因,今天的阳光好像打开了手机中某个柔光的滤镜,不那么真实,比新海诚的优雅,比宫崎骏的绚烂,我沿街走着,却不知方向,不知该到哪里?

太阳戏虐我们的孩子,在哪里纹丝不动,口袋中的微弱声音才让我想起:我现在不是一个人。

“你可以把右手垂下来,向外抬起十五度,牵住我的手,好吗?”

我站在阳光下,路中央,在那零碎的鹅卵石上,我伸出手,地上只有我一个人斑驳的影子。

“你牵到了吗?”我不知道我在跟谁说话,但那信息却好像听明白了。

“可以再往上一点点吧——呐——牵住了。”

“可是,我。”我保持着这个姿势在阳光下走着,我不知道偶然相遇的路人看到我奇怪的样子,会怎么想。

依旧是漫无目的一个人或是两个人,独自或彼此都伸出手,牵住那个牵不住的手,就好像三年前,我在地上躺着,一节莫名的课,我静静地闭上了眼,睡去。不知何时感受到了温暖。当我睁开眼,却只有一件外套披在我的身上,那个姑娘却不在身旁。终究有一天,那个邻家女孩走出了我的世界,悄无声息。

现在的我,伸着的手,握住的是将要流逝的还是苛求得到的?甚至连我自己也不明白。

“你带我去玩吧!”

“好,但我不知道哪里适合你!你觉得呢?”

“游乐园吧!”

“我觉得你就是一个小孩。”我在九点的风里自言自语。从咖啡店到游乐园的一路,有几辆肆意停放的出租车,有几架迈过小河的桥,有几只停在枝桠的鸟,数的清清楚楚,就好像是我一个人在散步。

“亲爱的,你真的在吗?”

(三)

自从两年前与那女孩再无交集后,我也就懒得再出门,四处寻芳草,也怕被朋友问起曾经的生活。今天却是出来了,还拉着一个谁的手。时间在今天好像失了神,不受控制的比往常过的快。当我和那个人走到游乐园门口时,在远方的钟声,又回荡在这静谧的城市里。十点。

“是呀!是十点了呢!”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不是啦,是你在钟声响起的时候停了一下,我当然就明白了。”

“好吧!”

远方一个人影走来,还有很远,跟在我们后面。我们玩遍了所有,你的喜怒哀乐我只得知于屏幕,一个长方形,框住了我的感情。

你说,或是屏幕在说:让我带她去坐摩天轮。游戏的时光真的快于已经加了速的往常。

十三点二十分。摩天轮带我们升到了顶点。我们在这个城市距离天空最近的地方牵着手,我和我爱上的那个人。不知为何,这城市在瞬间轮换着四季。我们在那里像两个摆在一起的布偶,彼此幸福的靠在一起。那滞空的漫长,让我迷惘,让我昏昏欲睡,让我在你肩上,睁不开眼。

“可是,这里不是只有我自己吗?”睡去。

(四)

醒来,吊灯那么眼熟,对面的人影也渐渐清晰,是个朋友,他先开了口。

“你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人?”

“啊!我不是一个人呀,我有一个很爱我的女朋友。”

“可你一直都是一个人。手搭在半空,和只有你一个人的木马说笑,在海盗船上搂着自己说安慰的话语,最后我在你后面的舱里看你紧紧抓着你的手机,倒在里面。”

“不,不是的,你看她还在呢!”我起身用力划动着屏幕,想让他明白那个人的存在。

“对吧?她一定还在,你看到了吗?”我冲着他喊。

“可是你并没有开机呀,轶安。”

“不,她就在这儿,你骗我——”我扑在桌上向他怒吼。只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抬起头,看到那个女士向我的朋友说着。

“先生,这位是你的朋友吗?他一早就来了,明明是一个人,偏要点两杯咖啡,这并不奇怪,但他说,他的女朋友就在对面。”

“没关系,我送他回去。他有付过钱吗?”

“没有,先生。您的朋友说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每当我提到付款时,他就会重复这句话。”

我在一旁,无力再说任何一句话。我抓起我的手机仰面倒下,无论如何都无法打开那个记忆中载满那个人话语的屏幕,我失去了对外界的信息接受的能力,在周遭一片模糊中抱紧了,可以感受到你的手机。我即将失去所有感知能力时,那收录信息的指示灯黯淡的光忽然亮起,把我包围。

“我知道,你在!”

我在那白艳的光里看到一个女孩在微笑。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362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 儿歌九首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