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窗口 > 正文

黑子与春天

作者:lat2008524 来源: 日期:2017/12/21 16:31:29 人气:60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黑子与春天

李安涛 

轰隆隆一阵闷响,泥土和石头噼里啪啦地把黑子掩埋了。只露出他的脑壳。惊恐的眼睛眨巴一下。再眨巴一下,最后无力地闭上。脑壳还使了吃奶的气力晃了晃。过一阵,闷响声才从黑暗潮湿的煤窑里,像个手忙脚乱跑出来报信的人,在阳光明媚的春天里干嚎几声。

早上醒来,躺在医院病床上的黑子突然惊醒。当他痛苦地摸着下半身那空荡荡的裤管时,身体抽搐了两下。

窗外,槐花团结,风一吹,像雪一般下着,春天已经很深了。深得就像十年前那个春天,洁白的柑橘花和紫得发乌的玫瑰,相互渗透着沁人心脾的花香四处飘散,映山红在大山里燃尽最后一片火光,那些山沟沟、山弯弯里,盎然的绿意稠稠的,五颜六色的刺花从山崖上披下来,开得又繁又浓。如此壮丽的美景却像搅拌机里的混凝土堵住了黑子的内心,伤感和孤独使他的五腑六脏全然凝固了。他呆呆地望向春天,禁不住自言自语地问:“是不是真的,越好看的风景全身都长着刺?”

天生说话结巴的黑子,在痛苦中憋得实在发慌,去问见多识广的范老二,春天为啥会离开自己。这时,一群孩子依旧围了过来,摆出架势一边做个鬼脸,一边绕着舌头跟着结结巴巴地学他说话。凑巧,有大人盯见,像防贼似的偷偷斜一眼黑子,再狠狠剜一眼自己的孩子,吼一声:看我不打死你!老是不学好。黑子一见,就望着那家大人傻不拉叽地讨好着笑,像是他啥地方得罪了别人。那家大人再不舍得多瞟他一眼,拖起自己的孩子就走,让黑子自个儿在原地露着一口龅牙干笑。哦!他猛然想起来了,春天曾经教训过他无数次,叫他不要太丢人现眼,别人恶心他时,自己要拿出点你看不起我,我还看不起你的清高劲来,做得越漂亮越潇洒越好,春天又说,只有这样,才能为自己蹭回面子,为春天也减一份羞辱。可是,黑子装不了牛逼和高傲,他天生就是一个暴丑的土包子,怎么能够动用人类这么尊贵的姿态和动作呢。于是,春天气不打一处来地骂他:狗改不了吃屎!可窝在心里的火还没出尽,想想又狠狠地补充一句:把老子惹急了,哪天跑他妈卖×。

那时候,黑子很少说话,除了下地干活,他就一直呆在家里。说是家,还不如说是个窝,低矮的土墙围成两间黑不溜秋的屋子,挤着黑子娘,春天,还有黑子和他的一对儿女。光天化日的,老鼠在墙根窜来窜去,一和蛇狭路相逢就唧唧地四处乱窜。每晚睡觉,唧唧嘎嘎响的木床上不是从土墙掉下泥巴就是铺满老鼠屎。有时,半夜三更惊醒,说不定就有一只野猫蹲在臭哄哄的被子上撒了一泡尿。

自从春天走后,黑子就一头钻进了黑山煤矿,这十年里再没过过一个春天。

黑子在医院整整住了两个月。他出院后,顺利地得到了煤矿那边为他付的四十万赔偿金。

往后,每当黑子拄着双拐在自己的房前屋后行走时,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这十年来,每天天不亮就赶往煤矿去工作的情景。中饭,工友们都由家里人送进去,黑子没人送,娘老了走不动,女儿要上学。他每天是早上下井时,带进去的几个白面馒头对付了十年。黑子一点也没觉得不好,他早已习惯了这种在黢天黑地里的生活。

但他晚上回到家中,年迈的娘就为他备上几个小菜充饥、一杯酒解乏。女儿坐在他的身边做作业,字写得又快又好。黑子一见就乐,夹两粒花生米或一片香肠,放进女儿张开的小嘴里。娘在旁边故意剜一眼,抿嘴笑,黑子见娘笑他也笑,女儿跟着也咯咯地笑。天寒地冻的,家里顿时暖和了许多。

现在,黑子是个无法劳动的残废人。他知道娘不会嫌弃他,女儿也不会嫌弃他,他倒是感激附近的人们也不嫌他。尽管他衣着陈旧了些,身上隐约还散发出汗臭味,不知为啥,却更受人待见。那天,在外面见大世面,住酒店,喝洋酒,开小车的李长河,本来跨过一条小河沟回家要捷很长一段路,见黑子架着双拐走在狭窄又坑坑洼洼的对面小路上,偏偏沿天沿地跑过来,好像他有责任盯着黑子不要掉进水里去。李长河一上来就殷勤地笑着嘘寒问暖,拉两句家常,赶紧掏出中华烟恭敬地为黑子送上去。明知黑子不抽烟。

街上开大超市的王有玉呢,每次一见到黑子,老远就招呼,连声说着“稀客!稀客!”然后笑容可掬地问“今天要点啥?”

只有不懂事的小屁孩,一见到黑子仍然不管不顾地结巴着学他说话。但是,如若有孩子的家长在场,就会看着黑子连忙赔个笑脸,然后举起手来做出要教训孩子的架势。

黑子在体验到一种受人尊重的优越感之后,不由自主地滋生出一种说不清楚的矛盾心理。都怪范老二上次对他的警告:像你这种傻逼,生活在碰哪儿哪都掉灰的大环境,随处都有铺满鲜花和绿草的沼泽地,等着你掉下去。

黑子没觉得别人对他好,就一定有什么企图,更没觉得这个社会真有那么玄乎和糟糕。至于范老二是不是净在胡说八道,黑子心里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去猜想。他天生只是一个傻乎乎的善良人。

不久,有一个大好事正向黑子精彩降临。那天,黑子去女儿的学校开完家长会,在路上割了两斤猪肉,又为女儿买了一本课外读物和一包零食后,父女俩欢欢喜喜朝家走。

当黑子走到家的院子外,突然像被人点了穴道一般瞪大双眼、张着嘴愣在原地一动不动。此刻,一个身穿米白旗袍,上面印着几朵玫瑰的女人,露出一副如蜜的笑脸赶紧上前来扶起黑子。这就是春天。不远处,一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磨磨唧唧地在原地发愣。春天回头看一眼大男孩,腾一只手过去,望着黑子嗔怪道:“来,到你爹这儿来。”

十年了,春天终于带着他的哑巴儿子回来了。黑子面对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懵得不知所措。倒是春天,一手扶起黑子,一手拉着满脸懵懂的女儿朝屋里走。当春天把黑子搀进破旧的沙发里,儿子和女儿睁大陌生的双眼相互一望,然后像两个坏掉的机器人,一个只会挠后脑勺,一个不停地扯着自己的衣角。黑子转眼望向门外,一只鸟扑腾一下翅膀从枝头快速飞走,天不知什么时候黑了下来,顷刻就下起滂沱大雨。

往后的日子里,春天把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才肯送到学校去。她每天操持着全部的家务活,洗衣做饭、刷锅洗碗,把个房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到夏天,她就把地里又肥又长的豇豆摘回家,趁着大太阳铺满整个院子,几天就能晒干,然后用一个洗得洁洁净净的蛇皮袋贮藏着,等到冬天再拿出来炖腊肉,那香,能飘个十里八里。这可是娘和儿子最喜欢吃的。

等春天空闲下来,除了缝缝补补,赶在冬天前又为一家大小织了厚实的新毛衣,然后,她开始绣起了十字绣。过了半年,春天的十字绣终于大功告成。那是一幅巨大的牡丹富贵图,花,一瓣瓣在朝露中绽放开来,无风,却袅袅婷婷地飘下身影,捧着祥和,一路撒着花香,那些绿叶的背影后面,蝴蝶在飞来飞去,鸟儿唱响春天……这一团富于朝气和吉祥的气氛,春天能猜到黑子会看得流口水。

甜润的小日子,就这么平静地梳理着岁月。一个夜晚,春天缩在丈夫的胳肢窝突然冒了一句:“看看儿子也快大了,过不了几年就到谈朋友的年龄了。”

“嗯?”黑子听得有点糊里糊涂。

“这年头,男娃娃家在城里没房子不好处对象,”春天眼里闪起焦虑的光,满脸忧郁:“再说,你身体不好,要是我们住在城里,不管是跟你买点滋补品啥的都方便得多。”

黑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没答话。

“老公,”春天推了推黑子,撒起了娇:“要不我们去城里买个房子吧。”

“啊?”

“啊什么啊,房子。”

“哦,让我想想。”

“想啥呢,我们总得为子女着想不是。”

“那当然。”

“也是为你身体着想。”

“我知道。”

“那还犹豫啥呢。”

“睡吧,明天再说。”

“亲亲我,先。”

“吱——”黑子疼爱地在春天的唇上亲着,然后关灯睡觉了。

第二天,春天没提买房子的事。第三天也没提。第四天还是没提。黑子这些天倒是显得心事重重,有时连吃饭也走神。春天看在眼里,心里却跟明灯似的,只一个劲有头有序地打理着这个家,守着做女人的本分。一晃两个月过去了,春天只字不提买房子的事。她觉得有的是时间等。

一天清早醒来,黑子顾不上春天还在梦中就直把她推醒。这时,春天揉揉惺忪的眼睛娇嗔地嘟哝了一句,侧过头打算继续睡。黑子笑着大声喊了一句:“老婆,我们今天去城里看房子。”

“啥?”春天猛一掀开被窝,翻身坐起,瞪着黑子。

“今天去看房子。”

“啊!”

“还愣着干嘛,起床。”

“好。”

黑子和春天草草吃完早饭,去了城里。他们看了好几个地方的新房子和二手房。黑子原本是看中了一套面积小点的新房子,可是,春天说,恐怕住不下一大家子人,执意要这套二手房,理由是面积大,环境安静、整洁。

春天夸着二手房的时候,房主也在。看上去,这是一个阔气俊朗的男人,光鲜得就像范老二在描绘那些铺满鲜花和绿草的风景一样,顿时让人眼前一亮。当房主陪着笑容慢悠悠地朝春天踱过去,在擦身之际,他的指甲从春天丰腴的臀部若无其事地轻轻划过,无声地表示褒奖,还是无意?黑子是啥也没看到。

春天和黑子在天擦黑的时候才疲惫地回了家。当晚,两口子上了床很快就统一了意见,听从春天安排。

第三天上午,像魔术师变戏法,眨眼就把黑子的老底乖乖地转进了那个男人的腰包。此刻,春天低着眉斜一眼黑子,不露声色地松一口气。然后,她走到黑子的面前,轻轻为他理了理衣领,发现黑子疲倦不堪的样子,赶紧心疼道:“老公,你在这儿待着,我跟这位帅哥去办理过户手续呵。”

黑子阳光地一笑。从此,他的季节里再不见春天。

 

 2017年12月12日18:50:51于香港

作者简介:李安涛,笔名郑男遥,男,汉族,七十年代生于四川省渠县。枣庄市作家协会会员,近期文学作品散见于《古交文苑》《草地》《守望者》《散文选刊》《信阳文学》《灵州文苑》《现代语文》等刊物。2017年荣获中国散文网第四届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其作品编入《2017年中外诗歌散文精品集》。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387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 走错门(二题)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