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星座 > 正文

温暖的陪伴

作者:陶山 来源: 日期:2016/11/22 22:40:48 人气:58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缪金培

 

    高一那年,国庆假结束后返校。

    董青一直记得,母亲递给她的三百六十元生活费,除了十元路费和五十元零钱,她都照母亲叮嘱的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上衣最贴身的口袋里。四十多里路的颠簸,瘦小的她站在拥挤的班车上,踮着脚,左手努力地拽着车顶上的扶手,右手一直没有离开藏了钱的衣袋儿,可到了学校,却怎么也翻找不出那三百元钱。她急得哭了。这可怎么办呢?想到母亲每天在田地里顶着烈日给人家收玉米收花生赚钱的辛苦;想到父亲拖着病在集市口修车补胎的劳碌;想到在十几里外的镇上读初中的二妹三妹,为了省些住宿费伙食费一直风里来雨里去。家里挤出这些钱已经很不易了,怎好再开口要。不上学更不行,自己可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县重点中学提前批的女孩子,一定得给两个妹妹树立榜样。她停止了哭泣,手心里紧紧攥着散发着父母汗渍味道的五十元零钱,咬咬牙,从校门口对面的超市里搬回了两箱方便面和两袋涪陵榨菜,这就是自己一个月的生活,她想,挺一挺就过去了。

    国庆节后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凉,本来瘦小的她,在瑟瑟的秋风中像一朵霜打的雏菊,微微地颤栗着。这天下午的自习课上,突然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时自己正躺在校医务室的床上打点滴,班主任汪老师母亲般温柔地抚摸着她散乱的长发,说:“输完这瓶液就没事了,可以回去上课了。”她颤巍巍地站起来,回了教室,无力地趴在课桌上,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朦胧中有一个漂亮的红衣仙子向她飘来,飘来,落在她的眼前,轻唤着她的名字,“董青,董青。”她一激灵,抬起了头,原来不是梦,是身穿红风衣的秦明月在叫她。“董青,我来求你一件事,行吗?”她挑起眼皮,无精打采地望了一眼秦明月,“什么事啊?”

    “你先说答不答应我?”秦明月的话语里藏着一份令人费解的霸道。

    “你不说什么事儿,我怎么答应?”

    “你一定答应我,好不好?算我求你了。”秦明月俯下身,轻轻地摇晃着董青的胳膊,语气娇啧地央求着。

    “好吧,只要我能做的,就答应你。”董青好烦秦明月的纠缠。

    “OK!从今晚起,你就搬到我家,陪我吃饭,陪我睡觉,陪我做功课,还有早上负责给我们俩熬粥。”秦明月胜利般叫嚷着。董青莫名其妙地注视着秦明月,“到底什么事?你说清楚了。”

    “我爸爸在外地工作,我妈妈去照顾我外婆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家她不放心,说给我雇个保姆,我说不如让我自己找个伴,还省下了保姆的工资。好了,我们一起回家吧!”

    来到秦明月家,餐桌上的晚饭已经准备好了,挺简单的,两碗冒着热气的稀粥,两碟小菜。董青喝着久违了的热粥,夹片可口的小菜,一股热热的东西在眼里打着转,她想起母亲做的粥也有这股浓浓的香味。

    “你家还有别人吗?”董青忽然想起什么,问道。

    没别人了,这是小姨做的,她只负责帮我准备晚饭,做完就回自己家哄小弟弟去了。

    秦明月凑到董青耳边,“听好了,你给我做伴,可不能要工钱哦?我只管你一日三餐,你还要负责做早餐,还要负责辅导我的功课,我妈妈临走前调查好了,知道你的学习成绩排在年级第三才允许我找你做伴的。我已经向我妈妈打包票,一定和你并驾齐驱。从今后,你可要受累了,但你放心,我会略微表示一下的,比如一支铅笔,一块橡皮……”秦明月调皮地笑着,端出一盘水果,和董青共享。

    董青每天早上起来,发现早餐都是准备好的,她一直惊讶于秦明月的勤快,这根本和她自己说的判若两人。中午和秦明月在学校食堂吃,晚餐都是小姨做好的。一个月过去,董青也没遇见过小姨,有时她想,小姨怎么这样守时,她俩进家总是热乎乎的饭菜,却不见小姨的踪影。

    秦明月的各科成绩直线上升,董青的小脸也渐渐红润起来。

    一天,董青拿出母亲带来的生活费给秦明月,因为她白吃白住心里一直惴惴不安。秦明月却气呼呼地暴跳起来,“董青,你真不够意思!我们是最好的姐妹,你这样做是不是嫌我没付你工钱?好吧,本县城请家教每小时最少十元,如果按你每天辅导我两个小时计算,每天二十元,一个月除去回家周四天,我该给你五百二十元,这样还不行吗?”

    董青急着摆手,摇头,连连说不是这个意思。秦明月把三百元钱塞在董青手里,说既然不是,那我们就两清了。可是我爸妈都在外地,我一个人在家有时真的很害怕,有你陪我,他们就放心了。

    转眼三年过去了,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不久,董青来县城办事,遇到秦明月。被秦明月拉回家,推门进去,董青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当那个身影转过来时,董青傻愣愣地望着,轻轻地叫了声“汪老师!”

    “董青,谢谢你!这三年是你给了明月生活中的陪伴和学习上的帮助。她外婆年岁大了,又得了小脑萎缩,为了不影响明月的学习,我只得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虽然在一个小区,她独自一人我也是不放心啊!”哦,原来汪老师是?董青顿时明白了。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随着明月的一声,“林阿姨。”那人已经走进了客厅。

    “月儿,不会真的是北大的中文系吧?从小阿姨可是一直认定你非清华不嫁的。这次不会像升高中一样,你妈妈从中做了手脚,把年级第一的成绩,在公示栏上竟然被她放在了中间位置。还说什么出头的椽子先烂。哈哈!”这位林阿姨爽朗的笑声仿佛是水平如镜的湖面上忽然掠过的一缕劲风,刺得湖心颇然一动。

    董青看见汪老师一直对那个阿姨使眼色,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汪老师,谢谢您!是明月,是您,陪我度过了这温暖难忘的三年高中生活。”这简单的一行中国汉字在董青的心里打着旋,打着旋,却怎么也没有说出来。

    董青早已泪水涟涟,她眼前浮现出那次晕倒时汪老师慈爱的眼神,汪老师说的话还如清风般在耳边回响。汪老师给她的财富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汪老师付出的那份爱,那份真诚,就像窗外和煦的阳光,温暖着她这颗曾在风雨中飘零的心。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113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没有资料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