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窗口 > 正文

兄弟情(微型小说)

作者:陶山 来源: 日期:2016/12/12 10:46:58 人气:117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心水

     弟:大哥!无论如何你都要想办法救救我,阿香竟然绝情绝义,诬赖我是凶手。

     兄:你冷静点,咱是亲手足,我不救你谁救?内情究竟是怎麽回事?你也得对我讲清楚啊!

     弟:我接到阿香的电话,说她男人去了赌场,这些日子我鬼迷心窍,日思夜念的就是她凹凸玲珑的身体;机会到了,还不匆匆赶去幽会吗?谁知居然踩进粉红色的陷井,天鹅肉没吃到,反惹了一身骚。

     兄:幽会怎麽变成杀人呢?

     弟:阿香开门,她穿着粉红色通花睡袍,我一时儍愕,宛如做梦,情难自禁的一把拥抱她入怀。拖拖拉拉边移边狂吻,她挣扎反抗,双双跌坐沙发,随即她惊呼一声指着我,大喊凶手。我忽然瞧见沙发前地毡上躺着林军,背上刺进的尖刀还插着,血把地毡染红了,我向来胆小,看见那个尸体和鲜血,魂飞魄散的夺门而逃。

     兄:那个骚货找来的替身原来是你,他妈的这婊子,怎麽害起我弟弟呢?你和她何时开始的?

     弟:还没有开始呢!才首次吻她,以为飞来艳福,那知道这婆娘蛇蝎心肠。

     兄:她知不知道我们是兄弟?

     弟:我从来没提起你,大哥!难道你也认识她?

     兄:何止认识,我们还是老相好,她嫁给林军,名义上是夫妻,却有名无实。他患上阳萎症,自然冷落娇妻,阿香如虎年华,对我精壮如牛的身体一拍即合。这婊子竟会对你施媚功,倒是可恨,我们长相不同,难怪她不知道咱是兄弟。

     弟:那麽是她杀死丈夫嫁祸给我,好同你双宿双栖了?

     兄:本来不是她杀的,现在只好算是她啦!谁叫咱 是同根生的。

     弟:大哥!不是她行凶,我们也不 要冤枉好人。

     兄:哼!不是她又不能是你,难道要我承认自首吗?

     弟:怎会是你呢?大哥,凶刀有指纹,相信警察会查到水落石出,阿香不会存心害我,她可能一时太惊怕,才会胡乱狂叫。

     兄:凶刀没有指纹,她打电话的目的是找个替身,阴差阳错找上你。你来时,我在她睡床上躺着呢!只是不知道外边的男人竟然是你,她照我的方法指控了你。唉!

     弟:大哥,你相信我会杀人吗?连一只小鸡我也没胆割喉呢!你要救救我啊!

     兄:妈妈死前要我照顾你,就算没有她老人家的遗言,做哥哥的也绝不会见死不救。她一人指证将难取信,四、五人同时证明你不在场更易令陪审团相信你是无 辜的。就这麽办,我那班猪朋狗友都讲义气,你别再哭丧着脸吧?

     弟:那麽,是谁杀死林军的?阿香的嫌疑最大了,那天, 你说在她睡房里,莫非……

     兄:她已指证了你,再反口指证我谁会相信呢?何况,我们一班人都在皇冠赌场玩牌九啊!

     弟:噢大哥,凶手原来是……

     兄:别胡说,凶手就是阿香,是她红杏出墙,谋杀亲夫。我叫她找个垂诞于她姿色的登徒子替死,谁想到是你?咱是兄弟,牺牲她是无可选择了。女人嘛!多得很呢!

     弟:大哥,你去自首吧!如此逍遥法外,一辈子良心永远不安。我不想被人诬赖,也不会去诬赖人。你只是错手杀人,自首是会被判误杀。

     兄:你疯了,求我救你,现在竟要我认罪,还算是兄弟吗?

     弟:你忘了我是读法律的,是兄弟才不想你一错再错。

     兄:你这个龟孙子,我没有你这个兄弟……

                                           

作者简介:黄玉液,笔名心水、祖籍福建厦门翔安,于南越巴川省诞生。定居墨尔本至今。业余喜好文学创作,已出版两部长篇、四册微型小说集、两本诗集和两部散文集。共获台湾、北京及澳洲等地十三类文学奖,并获澳洲联邦总理、维州州长及华社团体颁十六项服务奖,二零零五年获维州总督颁多元文化杰出贡献奖。三首诗作英译入编澳洲中学教材、四篇微型小说入编日本三重大学文学系教材。作品被收入多部辞典,小说、诗作入编澳洲华文文学丛书。现任“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创会秘书长、“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中国“风雅汉俳学社”名誉社长。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176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