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窗口 > 正文

(小小说)饭店小遇

作者:543210 来源: 日期:2016/12/26 0:24:49 人气:118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刘相云
    
    先生,想吃点什么。丽丽一脸笑容,和蔼可亲彬彬有礼地问候那个常客。
  哦,老规矩,来个糖醋鱼。来者是一个中年男人。西装革履,相貌还说得过去,中等个。他是仙凤居的常客,丽丽不知道他的名字姓氏,只是常来,知道了他的饮食习惯。
  还要点盘木须肉吗,丽丽追加了一句。
  今天不要了,不过,想要……中年男人话说半句,隐隐作笑,略带了一丝暧昧的味道。
   丽丽怎能看不出呢,她在这个酒店干了几年了,见过行行色色的人,有的衣冠楚楚,行为卑劣;有的穿着朴素,内心桀骜;有的本就平民一个,却每每打肿脸充胖子,点些昂贵的菜,以示自己的身份;有的公款吃喝,大要特要然后打包,反正不拿白不拿,还有一种人,纯粹是来找乐,多多少少要点酒菜,在这儿磨洋工,专看美眉,因服务行业大多是美女的居多,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那么眼前的这个男人,大概就是最后这一类吧。他几乎天天来,住在对面的小旅馆,而且非得点名丽丽为他上菜,其他情况丽丽就不了解了,比如他是做什么的,为何非要她上菜。说实话,丽丽不是很漂亮的那种,起码在这个饭店里她数不着,其她几个比她耐看得多。只是由于丽丽的字写得比较好,老板叫她做前台,只负责账目,而就是这个男人,打破了她的常规,老板又不好得罪客人,谁上菜不是上呢,于是叫丽丽抽空专职负责,而这个男人也从未和今天这样失态,总是在付账的时候多给丽丽十元小费。每次都这样,不多也不少,就十元。丽丽有过拒绝,但男人非给。这使丽丽的心理不知怎么的变得复杂起来,说不清是啥滋味,有窃喜也有疑惑还有不安。他到底要做什么。
  想要什么,丽丽还是问了一句。
  还要你这个人。
  啊?丽丽惊慌失措,不知如何作答,虽然也曾想过会有这样的目的,但终究这是在大厅广众之下,弄得丽丽好不狼狈。
  呵呵,男人反而笑了。
  老板,我说我想要你这个服务员,成吗?男人竟然守着很多顾客大声地询问老板。
  丽丽红着脸跑开了。老板赶紧过来打圆场——那可不成,丽丽还得记账哩。再说,人家可是个雏,好孩子一个。老板和男人说着只有男人们才懂的行话。
  人在江湖漂,就得学会各路语言,以备不时之需。还要学会应对的技巧,既不伤人也不得罪人。老板就是经久的风霜,啥没见过。随即叫丽丽多送个菜,拉着男人坐下来喝起酒来。男人不再纠缠,和老板吹起牛来。
  丽丽没心听,也不想听,她二十岁进的仙鳯居。因为家里穷,姊妹四个,在一遥远的小山沟里,吃水都是问题。她是老大,只读过小学,为了养家,把上学的机会让给了弟妹,自己出来闯荡,她干过工人,计件的那种,但天天的加班使她落下了腰疼病,眼也不好,严重失眠。后来经过一个小姐们介绍来这里。说实话,她不想来的,因为她觉得那里面的服务员都会令人斜眼相看,好像做过什么苟且之事,名声也不好听,像以前的烟花柳巷。但还是来了,还不是那花花绿绿的票子惹的祸吗,工资翻倍,也不是很累。只要自己洁身自好,应该不是很坏的结果。再说,是不是人们有偏见啊,因为现在找乐子的人都去夜总会了,有几个来饭店的啊。莉莉就这样纠结着在这里干了几年,除了今天这个男人,她还没碰见过类似事件。
  客人都走光了,男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但已有醉意,却不住酒杯,继续和老板闲扯。时不时扫一眼柜台前的丽丽。这让丽丽很紧张也很厌恶。可是自己又不能走开,熬着吧。
  男人终于在老板的搀扶下起身离开,腿都走不了路了,歪歪斜斜,像根麻花。
  想要出门的那一刻,老板施以眼色。丽丽马上明白。
  先生,请你买单。丽丽拿着账单走过来。
  男人嘿嘿一笑,不给,没带着。去我房里拿吧。似醉非醉地说。
  老板说,给了吧,孩子离不开,还有客呢。
  不给,说不给就不给,告诉你,老板,就叫丽丽去我房里拿,谁去也不行,你也不行。男人急了,想耍横。
  碰上这样的主,老板也没辙,只好随他去。
  男人踉踉跄跄地走向旅馆,好在只有百十米远,一路上摔了好几回。但还是挣扎着坐到了旅馆一楼的椅子上。
  男人的嘴里叫着丽丽的名字,伸手向自己的衣袋里摸。
  老板把厨师叫过来,告诉他陪着丽丽去要钱,如果男人耍坏,打就成,后果他承担。
  丽丽战战兢兢地在厨师的陪同下走进男人。
  先生,一共四十五元,丽丽说。
  男人色色地看着丽丽,像是在欣赏一幅美丽的画。
  先生,请你把帐付了。丽丽又催促道。
  好好好。男人把放进衣袋的手拿出来,大概有几千元吧。顺手都给了丽丽,还顺势摸了丽丽的胳膊。小妹妹,跟哥上楼。
  丽丽想抽出一张百元的,回头去给他找钱。可是男人头一歪,呼呼了。
  丽丽拿着钱愣在那儿,这些钱咋办?厨师说,先给老板吧,看他醉得那样。
  丽丽也只好照办。
  但令丽丽没想到的是老板的那句话——丽丽,明天那人要是来找你,就说不知道。听见没,不许说漏了。给,这是二百元的奖励。
  丽丽的心冷地一激灵,平日里多么好的老板啊,怎么……
  人啊,都是两面性的吗,这个世界太乱,人的心也乱。
  晚上,丽丽辞了职。
   
    作者简介:刘相云,女,1976年生,山东德州齐河人。现任绝句小说新文体学会(筹委会)副秘书长,曾在齐河电台做过业余记者。绝句小说、小说、散文、现代诗歌等作品散见于《山东文学》《鲁北文学》、美国《伊利华报》、《台湾好报》《新潮》《槐树大地周报》《运河》《蓝田文艺》《齐河文艺》《现代作家文学》《祥城祥韵》《华东文学》》、苏里南《中华日报》等海内外报刊。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210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 喝酒的女人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