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窗口 > 正文

冬眠的柔情(微型小说)

作者:陶山 来源: 日期:2016/12/12 10:51:20 人气:97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心水

    阿柔刚结婚时什么也不懂,只是心中涨满甜蜜浓情。嫁给他,彷彿风筝缠上了灯柱,不必再飘飞;冠夫姓后,强烈的归属感盈溢了全身,忘我酡然于幸福的生活里。

    他慌张忙乱,手足无措的搂抱她雪白如棉花般的裸体。她羞赧的紧闭眉睫任他摆布,粗野猴急的闯关;初夜才知道,他竟然像她般不更事,以至未能圆房,阿柔好喜欢,爱意更炽。

    每回想起她都忍不住泛起红潮。儿女诞生后,心思渐渐转移,光辉的母性超越了一切。午睡巫山行,她难于配合,往往当幼女哭声响,也不管他正攀高云端或才爬至半山峰,阿柔双掌一推背腰凹缩匆匆脱离他。衣服凌落半裸的奔出卧房去拥抱稚儿,留下他咬牙切齿。

    三更绮梦正香,他伸手抚揉。日间柴米油盐酱醋加尿布奶瓶,凌晨才熟睡却被干扰。任他轻狂拨弄,睡虫千万只在脑内游走。推开他的手,一次、两次。他的欲念没因拒绝冷却,竟反常的被激掀,像怒兽强伏上去,她反抗挣扎,斗不过识途老马,任他奔驰。

    被蹂躏的耻辱像千针万剌般经常折磨她的心灵,百种温柔在一夜暴风吹残而凋零。阿柔面对儿女,依然笑靥似桃花,在他身体前彷似遇冰壁,她觉得冷寒;尤其当那微凸的肚皮迫近,深宵索求时,她原本轻松的女体骤然如剌猬,从毛孔的张合到肌肤,都被冷气侵袭。

    她没有反抗也不声张、更闭嘴哑口强忍怒气。他垂涎哀求,逞其口舌功能,阿柔摊开四肢动也不动,冰冷如裸尸。   她轻轻的在黑暗中抛来一句话:“要用借你,我没兴趣,快点!”宛若雪水当头淋湿了他燃烧着的欲火。

    他的事业一帆风顺,透过朋友介绍、半哄半骗的拉着珠光宝气的太太去见医生;治疗期他百般讨好,可是结果依旧。她无动于衷的犹似整个身体非她所属,看到他喘气卖力,祇想笑、偶而忍不住也真的笑出声来。反正,他需要,就借给他用好了。

    舞会上、俪影双双,圈子的人很称羡阿柔嫁个好丈夫。她那男人皮笑肉不笑,为了社会地位及儿女,他无法可想。

    到海外出差,他搂抱南北佳丽,享受金钱换取的欢乐。每回仍然是冰冷的反应,不免想起和阿柔的身体一样,兴趣索然。

    银婚酒会,阿柔对镜更衣,望着丰满的裸体,忆起早年初夜。冷战多载的肉身无端发热,彷彿冬眠初醒,多盼他那双猴急的手来拨搓。

    儿子慌张惊恐的呼喊声突然传来:“妈咪!快来、爸爸中风跌倒了……”

……

 

作者简介:黄玉液,笔名心水、祖籍福建厦门翔安,于南越巴川省诞生。定居墨尔本至今。业余喜好文学创作,已出版两部长篇、四册微型小说集、两本诗集和两部散文集。共获台湾、北京及澳洲等地十三类文学奖,并获澳洲联邦总理、维州州长及华社团体颁十六项服务奖,二零零五年获维州总督颁多元文化杰出贡献奖。三首诗作英译入编澳洲中学教材、四篇微型小说入编日本三重大学文学系教材。作品被收入多部辞典,小说、诗作入编澳洲华文文学丛书。现任“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创会秘书长、“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中国“风雅汉俳学社”名誉社长。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177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