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作品 > 正文

黄小娟(小说)/何少波

作者:Hongdou680507 来源: 日期:2020/9/5 15:37:21 人气:3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黄小娟

——《我在报务班的时候》之一

 

何少波

 

    31年前,也就是1989年,我还在豫灵通信公司报务班上班。那个时候,豫灵通信公司还不叫通信公司,叫豫灵邮电局,地址在豫灵县老区——新华街。那时的豫灵邮电生产楼,还是一座刚建起不久的四层大楼,报务班就在二楼的203室。203是一个大房间:外边一间,是电报稽核间,又称册报间;内边一间,其实是两间,是电报操作间——平常发报、收报、转报、话传就在这里。

    那时,我从邮电学校刚毕业出来,参加工作才两年。虽然资历浅,但对电报业务一点也不陌生,甚至说已经很精通了,所以班长经常会安排我上夜班,平常女同事也因为种种原因经常要我替她们上夜班,我单身汉一个,没多少事儿,也就一概答应。大概有一年多时间,几乎三分之一,夜班都是我上的。

    上夜班,好也不好。好,是因为一个人,清净,过了晚上十点半,一般就没有事情可做了,我可以静下心来看看书,写写文章——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不好,是因为夜里太孤单,整个二层楼只有我一个人——二楼的其他部门,比如财务股、邮政股等都上的行政班,夜里没有人。我有时候寂寞了,会迷迷糊糊打睡觉,或从班里出来,到走廊里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提提提神,一个人凭着栏杆,在心里胡乱诌上几句诗。

    黄小娟,就是我在报务班上班时,一次夜班的奇遇。

    那天晚上,我也记不清具体是几点的光景了;总之,我可能是因为太无聊的缘故吧,就从报务班的内间走出来,想从电报稽核间几个柜子的抽屉里寻找几本书看。其实那些抽屉里大都是电报业务类书,也没有其他的书好看,但因为实在无聊,我也只能这样一遍遍地重复着这些无聊的举动。

    靠北边的柜子最下边的抽屉我好像一直没有动过。不妨拉开看看?我这样想着,就蹲下去,拉开了抽屉——那时的抽屉,无论是个人的,或者是班上集体的,都没有上锁——好像那个时候也不兴上锁吧。抽屉开了,却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除了一个邮电帆布包和一个借书证。那个邮电帆布包,就是印有“人民邮电”字样的邮电包,那个时候是很普通的,邮电局里随处可见,没有什么稀奇,我没有兴趣,只是随手捏了一下,空的;但是那个借书证我似乎没有见过,就随手翻开了,但还没有来得及细看,迷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

    一会儿,报务班的门开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邮电装,脚上蹬着一双军用帆布鞋,笑吟吟地站在门口。我惊呆了。

    我那时好像还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子;但如此漂亮的女孩子,要那时的我去形容,我一时半刻也不能形容出来。现在想来,可能她的容貌,有点像香港影星关之琳吧!但我那时只是看着,看着,半天不能反应过来。

    好久,我才试探着问:“你有电报要发吗?”

    她说:“没有。”

    我克制着心中的奇,保持着自己的神态,说:“那么请问,你有什么事?”

    她又是一笑,眼光里好像有轻微的嘲讽:“我能有什么事?谁叫你动人家的东西呀?”她抬起右手,指了指桌子上的借书证,“我就是黄小娟啊。”

    我低头一看,借书证上果然签着黄小娟的名字。而且,借书证上黄小娟的半身照片,就正是此时的装扮。

    我大窘,连忙把借书证递过去:“不好意思……”

    这个叫黄小娟的女孩子好像是这里的一个老熟人,她先是来在房间里来回地周遭走了好几圈,看了看机台上的几台55型电报机,又看了看摞在一旁的电报单,这才坐了下来。

    “我也是一个报务员。”她说。

    我大吃一惊:“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她笑着,扬了扬手中的借书证,“要不我的东西怎么会放在你们这里呢?”

    “后来我又调走了。”她又说。

    我恍然大悟。敢情这位黄小娟原来还是我的师姐呢!我心里忽然有一阵莫名的兴奋,就随嘴问道:“那么你后来调到哪里去了?”

    谁知她竟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接着,眼角似乎有了泪花。

    这让我们的聊天一下子陷入到了一种莫名的尴尬之中来。好久我都不敢率先说一句话,来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

    她忽然抬起头来,抹了抹眼角,脸上却仍旧是笑容:“你业务怎样?我在报务班的时候,可是业务尖子啊。要不我们闲着没事,比试一下?”

    我嘿嘿笑了。我参加工作两年以来,还没有人敢和我比试业务呢。于是我连忙答应:“好啊。不过比试什么呢?电报密码吗?要么我先出题,你翻译?”

    她拍了拍手,爽快地说:“那好啊。”

    我拿出一本密码本翻了翻,想了一下,说:“0086 3046 6755 7197 3634 0086 3046。”

    她冲口而出,说:“这不难,是‘人民邮电为人民’。”

    我点点头,说:“1356 2073 5267 0006 6134 0207 2591 0523。”

    她还是不假思索,说:“这也不难,是‘客户至上,诚信服务’。”

    我点点头,又说:“0022 0948 0364 3943 8097 8001 2979。”

    她说:“是‘中国共产党万岁’!”

    我加快了节奏:“那么, 0141 1959 0086 7022 0036 9976 0578 6849 0364 1292 1227呢?”

    “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0795 0689 5174 2589 0145 1122 1935 1874 0138 0001 3068 2504 3055 0686 2639 3177呢?”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我见难不倒她,就开起了玩笑:“那么,2053 4014 0682 1316 0663 7806 1420 1227呢?”

    她“噗嗤”一下笑了,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是‘我的名字叫黄小娟’……”

    我暗忖自己的能力可能没有她高,想换一种方式和她比试,于是我指着机台上的一台电传机:“我们练习发报好不好?看谁打得又快又准?”

    她潇洒地一挥手:“好啊,谁怕谁呢!”

    她走上前去,坐在机台前,两手很自然地放在电报机的键盘上,神情端庄,肃穆,简直像一座女神雕像。我随便拿一摞电报单子,“就这吧。”

    话音未落,她的两手就“哒哒哒”地敲了起来。未久,她就打完了。我看了看表,心里估计她打字的速度可能在每分钟110字左右,我可能比不过,脸就悄悄地红了。

    “这台机器好久没有保养了吧,要不,我还会更快呢!”她兴犹未尽,这样恋恋不舍地说道。

    我认赌服输,想和黄小娟再换一种方法比试,这时忽然听到了一声隐隐约约的鸡鸣声。

    这时,只见黄小娟打了一个哆嗦。她侧过身来向窗外听了听。

    问我,“几点了?”她明显有点惊慌,“我得走……”

    说着,她迅疾地站起身,疾步走到外间,右手一把拿起那个绿帆布邮电包,随即一闪身,惊鸿一般地出去了。

    我也赶紧出门,向走廊里左右一望,可哪里还有黄小娟的身影?连一丝脚步声都听不到。“小娟,黄小娟!”我大声喊,也没有人回应,邮电局的大铁门也没有任何的声响……

    “奇怪……”我身子哆嗦了一下,瞬间从梦中醒来,不知何时,我伏在桌子上睡着了。这时,我忽然想起说报务班以前就闹过鬼的事,好像有个年轻的姑娘在这里吊死了……

    我一直不敢将这段梦境给人讲,但又实在不愿意将那个黄小娟当鬼看,因为我在她身旁的时候,还闻到她身上有一种好闻的微微的香皂香……但我以后上夜班,再也没有碰到过黄小娟;有一  次悄悄到人事股翻看职工花名册,职工中姓黄的很多,但偏偏不见黄小娟的名字……

    1990年,我调离报务班;之后,我又调离豫灵邮电局,辗转来到了湖滨市邮电局……

    去年元旦,原豫灵邮电局的同事李大海来湖滨市办事,顺便造访我。晚上,酒足饭饱之后,我们聊起了先前的往事,忽然就说起了黄小娟。此时,他也像许多员工一样,早已经习惯把“局”改口为“公司”了。他瞪着一双黑豆般的大眼睛,不相信地问我:“你怎么会见过黄小娟?你怎么会见过黄小娟?”他如数家珍,“黄小娟是1986年3月份死的,你是1987年7月份从学校毕业分配过来的,你们不可能见过面……”

    他又说:“说起来黄小娟很可怜。她是咱们公司黄大栓师傅的大闺女,从小就聪明伶俐,接她父亲的班到咱们公司以后,先在营业厅上班。女孩子能干啊,见人热情又会说话,大家都喜欢,就一年一个台阶向上走,最后到了报务班。报务班那个时候是咱们公司的第一大班组,多牛啊,不是业务尖子,不是领导信得过的人,能去吗?黄小娟到了报务班以后,给报务班倒是赢得了不少的荣誉,可她自己却遭到各种不公平的嫉恨,两年不到,就一时想不开,上吊自杀了……”

    “怎么……?”我赶忙问。

    “还不是她又漂亮,又能干?”李大海说,“后来报务班闹鬼,也可能与她有关……不过这个黄小娟也很痴情,据那时的报务员们说,他们上夜班,都不敢偷懒,落下任何的电报。为什么?一落下,临近半夜,不知怎么回事,就听见电传机突然‘哒哒哒’地自动地响起来,恍恍惚惚好像有一个人正坐在那里发报……他们说,那是黄小娟。”

    我打了一个寒颤,毛骨悚然。

    “后来有人胆大,小心地走近电话机,拿起电报单子一看,可不,剩下的电报都给发完了,而且还没有错……他们就一口咬定,说,那一定是黄小娟……”李大海又说。

    “可是后来也没有再听说过报务班闹鬼啊。”李大海低头寻思了一会儿,又这样说道。

    但我却完全明白过来了,静静地对李大海说:“那是因为,那天晚上黄小娟已经把她该拿走的东西都拿走了,她和邮电局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关系了……”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3131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