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正文

传奇人物行迹考录之穆桂英

作者:1260072084 来源: 日期:2016/12/21 20:59:54 人气:113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武汉交

 

    相传,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一带是宋辽时期的古战场。著名的穆桂英大战天门阵,就发生在这里。口耳相传,许多村庄的名字,记录着那段轰轰烈烈的历史。例如:麻呼寨(马虎寨,迷魂阵阵门所在地。马虎,当地人做迷糊迷魂讲)房寨是穆桂英产子时寻到房子的地方,孩儿寨,就是穆桂英战场产子的地方,藏儿寨(现称常儿寨)是藏孩子的地方,宁补(现称宁卜,是破敌后,穆桂英得到补养的地方)孟良寨,浒演(呼延),排头(排风丫头)等地名为这个传说佐证。

    穆桂英在馆陶这一带叫穆柯英,她家住河东穆柯寨嘛!当时,萧天佐在两军阵前摆下天门大阵,震慑大宋。所谓天门阵一百单八阵,其实也就南北两大阵系,天门天门,门开两扇。大阵座东朝西,总阵门就在现在的309国道,是现在馆陶县的西大门。国道以北是迷雾阵系,以南是迷魂阵系,阵门前有流沙河(古黄河支流)环绕。宋朝兵马大元帅杨六郎,奉命攻打。

    古来敌人多以虚者实之实者虚之,显示其虚妄狡诈。我方则以实者实之,虚者虚之,表明其正义慷慨。杨六郎也是勇武自负,认为迷雾阵靠近敌方老巢,定是主阵,避虚就实,决定先打迷雾阵,意图一举破敌。

    进入阵中,却大失所望,后悔不迭。阵中迷雾重重不见人影,却突然有龙爪探出,捉走兵将,防不胜防。杨六郎败回阵来,方知不可小觑。(他哪里知道,迷雾阵还算虚阵,迷魂阵才更厉害,如果先打迷魂阵,哪还有他的命在?这应该是上天眷顾正能量吧。)夜晚,杨六郎仔细研读阵书,趋知此阵需“降龙木”助战。探知河东穆柯寨有此神物,急命儿子杨宗宝求取。馆陶河东千里之遥,杨宗宝星夜兼程,赶到穆柯寨,向穆天王言明求取“降龙木”。

    穆天王有意赠送,女儿穆柯英出手阻拦。穆天王对穆柯英娇宠成习,随把“降龙木”交穆柯英管理。原来,穆柯英另有小算盘,她是被杨宗保的英武相貌迷倒了,要以身相许。杨宗保见到俊美的穆柯英也是心生爱慕,二人可谓一见钟情。杨宗保托以军情为重,答应婚事,取走“降龙木”,回禀父亲。杨六郎以“山寨野女,门不当户不对”拒绝杨宗保穆柯英的婚事。穆柯英得知这消息恼羞成怒。当时,杨宗保与穆柯英在山寨已做成好事,穆柯英已身怀六甲,未婚先孕,此事怎么可以说散就散。穆柯英上马提刀,千里不远,来辕门找老公公叫战。杨六郎以为山野小丫头,不过三脚猫的功夫,吓唬吓唬就走了,提枪应战,不料被儿媳妇走马活捉,摔于马下。(因此,这一带的老公公都怕儿媳妇)。杨六郎心服口不服,要挟穆柯英“破了天门阵才可结婚”。穆柯英一口答应,心说,你就等着抱孙子吧。

    穆柯英手执“降龙木”破了妖术,进得阵内也就如平常两军对战。穆柯英武艺高强,加上必胜的信念,勇猛厮杀,一举攻破迷雾阵,及附属小阵。受杨六郎思想影响,穆柯英也认为迷雾阵为实,迷魂阵为虚。雾,虽然飘渺但却有实物。魂,谁又见过?(她哪里想到敌人惯用倒行逆施?)马不摘鞍人不卸甲,乘胜兵进 “迷魂阵”。

    这迷魂阵确实相当厉害,阵内漫行鬼魂,无处不在,进得阵去,人的魂灵即被鬼魂招走,再不能生还。与迷雾阵相比,迷雾阵属阳,迷魂阵属阴,所谓阴狠阴狠,就表现在这里。穆柯英几次派人探阵,都是有去无回。

    所谓同性相斥,阴怕阴,阳克阳。穆柯英暗暗想,男属阳,女属阴,我是女人是不是就能克此阵呢?于是决定自己单身探阵。但却面临一个无法摆脱的难题——屈指算来,她已经怀孕九个多月了,大腹便便,怎么提刀上马呀!思来想去,没有其他破阵之法,怎能妄自让将士们白白送死?还是要亲身闯阵。穆柯英思量:如果白天闯阵,敌方属于阴阳结合,我属阳阴,不利我方,难以破阵;晚上,敌也阴阴,我也阴阴,起码有一半胜算。于是决定夜晚进阵。

    午夜时分,兵丁多已熟睡,穆柯英摸出帐外,拄着绣绒大刀笨拙地上了桃花马,巡营的兵丁认得她,哪敢多问。她一人径直进了迷魂阵。守阵门的敌兵也不阻拦,也不喊叫,如同纸扎傀儡一般。穆柯英没走几步便觉得六神无主,有意抽身出阵,那马却不听使换,由慢步到小跑,再到狂奔,直冲阵内而去。颠簸中,穆柯英忽然感觉下腹撕裂般疼痛,有液体从腿间淌出。瞬间,意识清醒了许多。(原来是,产血属真阴,而阵中阴气属虚阴,虚者假也,自然难敌真阴。穆柯英不知道,她此时已破了阵气。)穆柯英要生产了。

    大闺女上轿头一回,穆柯英,还没上过花轿的大闺女,如今却要生孩子,她哪里见识过这些呀!看看天色渐亮,大英雄更有女儿娇羞,怎么可以在平敞广亮,四处可见的地方解衣露体呀!借着曙光,四处张望,见不远处有座房子。穆柯英一提马缰,奔房子走去。走到近前,急忙下马弃刀,径奔房门。这时,房门突然大开,闯出一个陀头僧人,正是萧天佐。呀!穆柯英一见大惊,此时不要说凶敌萧天佐,就是普通士兵,杀她穆柯英又有何难!

    当时萧天佐也是一惊,怎么也不会想到,敌首如此近距离出现在面前。萧天佐惊怔迟疑间,一道彩虹如同缚妖绫般扑面缠过来。啊呀,萧天佐不禁大叫一声。那彩虹接触到萧天佐的皮肉时,萧天佐顿感五内俱裂,七窍出血,懵然摔倒,抽搐而死。

    原来,穆柯英面对凶敌很快就止住惊慌,迅速思量对敌之策。如今下马弃刀,手无寸铁,该如何是好?这时,一股产血涌出,穆柯英顺手抓一把,洒向萧天佐,心说,糊了他的眼睛再跑。没想到,他竟吐血而死。(其实,萧天佐乃是真僧化身,最见不得女人阴血。穆柯英此产男胎,杨文广,阴中有阳,阴阳相济,萧天佐老僧怎能敌得住这阴阳合力进击。)

    穆柯英见敌兵慌乱,自己也不能上马,担心敌兵堵截不敢往回走,顺着进阵的方向稍作调整,朝西南方向走。这真是聪明之举,逆向思维。(其实,穆柯英进阵门一直是向东南方,朝阳而进,附应了阴阳相克的胜势)。穆柯英再不敢寻找什么建筑物,终于见到一个芦苇坑,穆柯英赶忙藏身坑内,解下下衣。这时,又一股产血涌出,洇红了坑内的芦草,一个婴儿随即落地。穆柯英亲昵地抱在怀中,却感到有丝绳牵扯,见一条姻红的肉带在孩子身上连着,赶忙放下孩子,也找不到其他物件,只好用牙咬断。这时孩子哇哇大哭,穆柯英很害怕,如果敌兵循着声音追来,母子的生命哪里能保得住!赶忙再次抱起孩子,把乳头塞到孩子嘴里。低头一看,抱起孩子的地方有芦叶尖尖的带着血,穆柯英暗骂,你个该死的芦叶竟扎哭我的孩子,恨恨的就想把芦叶掐断,因为产后体力衰弱没有完成。(至今,这一带坑中的芦叶都是红尖尖,还留有掐过的印痕。)

    穆柯英撕下战裙,把孩子包裹好。心想,孩子带在身边对母子都不利,要把儿子藏起来。这时她又用起了兵法战策:刚才她是从那房子(房寨)往西南走,如今要把孩子藏到房子的北面才安全。穆柯英探索着往回走。刚走到房子北边不远,西边发现敌兵。穆柯英赶忙藏起孩子(藏儿寨),反转身继续向西南逃,赶敌兵之前超过去。这时也不知为什么,敌兵在西边,一股朝南拐去,一股朝北拐去,(现在,房寨村西有南拐渠,北拐渠二村庄。)穆柯英赶忙加紧步伐,担心被敌兵包围。走到生孩子的地方东边,得到信息:她破了阵气,杀死萧天佐后,杨宗保等发兵增援,(这才有那南拐去,北拐去)敌兵四散溃逃。天门大阵破了!穆柯英长出了一口气,这就要回去抱孩子,回营交令。当时,南边有人留(南留庄)北边有人留(北留庄)西边有人留(西留庄),人们再三挽留,还是不能留住穆柯英。穆柯英回到房子北边藏孩子的地方,抱起孩子往西北走,知道阵门在那里。不多远,杨宗保等就接应上来,穆柯英迅速得到补养,这时心中安宁,(这地方现在叫前宁卜)后来,老太君也前来慰问,(这里后来形成个村子叫后宁卜,前后宁卜紧相连接)。                                             

    大战胜利结束后,孟良焦赞为给哥哥杨六郎脸面争光,回到迷雾阵寻找降龙木,表哥哥的功,合计说,要不是哥哥知道破阵的降龙木,哪里能冒出你穆柯英。二人找到降龙木,争夺间一撅两半,二人傻眼了,以为铸成了大错。杨六郎一见哈哈大笑,说,不就是一根木头分成两个桩子吗,分插两处。后来形成两个村庄,就是现在的东庄固和西庄固。为加强防守,房寨东北有呼延家族防守(浒演),孩寨西南有孟良防守(孟良寨)。房寨东南不远,排风丫头四下埋锅做饭,有四个排头村。

    文中提到的村名及地理位置真实可考。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203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 刘刚的194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