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正文

一枚镍币

作者:txa641122 来源: 日期:2018/6/25 15:09:36 人气:26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一枚镍币

谭喜爱


       上世纪80年代农村实行生产承包责任制以前,光大堂粮仓是附近佘田桥区村民缴纳公粮的地方。如今早已拍卖,成了私营大米厂。
      在我童年时期,每到夏粮和秋粮收割后,常看到四面八方的农民挑着沉甸甸、金灿灿的稻谷往光大堂粮仓赶。他们沿途走走歇歇、说说笑笑,“唧介唧介”的扁担声、铿锵有力的脚步声,一唱一和,仿佛在哼着一首乡村民谣。长长的送粮队伍宛若一条小溪在乡野流淌。
       当时在粮仓工作的是一位已退休的老人,高高瘦瘦,架着老花镜,为人和善。早晚稻收粮时期,他稍忙碌些,平时倒十分清闲。一个人守仓库不免孤独,他会到附近农家串门。我家离仓库近,他常到我家玩。常笑盈盈跟我们讲他家乡毛荷殿的见闻,或他以前的历史。我们似乎成了一对忘年交,我们小朋友亲热地叫他“曾爷爷”。
       混得熟了,我时常也会到仓库里玩耍,在宽大的晒谷坪翻筋斗、溜铁环、打球••••••在清澈见底的水井旁捉鱼虾,有时还能逮到机灵的鲇鱼呢。他会从镜缝里喜滋滋地看着,任由小孩子大吵大闹,把我们当成自家的孙辈一样。
      收粮季节,是仓库一年中最热闹的时节,好像赶场一样。仓库也会临时加派人手。我常看到汗流浃背的送粮队伍从大门口延伸到仓库的石级上,他们放下担子,把扁担搁在箩筐上,一屁股坐上去,一边等待一边用斗笠不停地扇风。一担担稻谷经过验收、过称,最后到财会室结账。农民除缴纳规定任务的公粮,超任务的“三超粮”按评价付费,当时不过十来块钱一担。看着大人笑嘻嘻数着一张纸“工农兵”,我们小孩子是多么眼红。要是能有哪怕一分钱也是开心的。
       当时买支铅笔只要2分,5分一个的作业本。我读小学一期的学费只要2元。可这2元,有时还得赊账。记得有次开学了好几天,同学们大多缴费领了课本,而我家五姊妹,有四个上学,幺弟天生软骨病,没钱给他买钙片,父母心力交瘁,无可奈何。我可不管那么多,缠着、哭着要学费,不然不去上学,妈妈从羞涩的米坛里量了几斤米,又拿出积攒了很久的十来个鸡蛋到火厂坪街上买了,凑齐我们的学费。每当想起可怜的弟弟因无钱医治软骨病,而不能行走,父母因过度操劳而憔悴的面容,我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送粮日子一过,我就会想,那财会室的办公桌下会不会漏下一枚硬币呢!,有一次放学后,我一人走进虚掩的财会室玩耍。竟发现办公桌下躺着一枚闪闪发亮的一分镍币,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我心里怦怦直跳。伸出颤抖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捡起那枚一分镍币,放在手里端详,就像母亲怀抱着初生的婴儿。我生怕遗漏,又趴在地下仔细搜寻,直到确信再没有第二枚镍币,才攥紧这枚“金元宝”,像小偷似的逃离。
      在回家的路上,忐忑不安的心像击鼓似的,真个下午都死死拽着这枚一分镍币,直到睡觉还攥在手里,生怕被人抢去。
       自从发现了仓库财会室办公桌下的秘密,我就像贪婪的矿工找到了金矿,像发现传说中的金蛋,每次光顾我的神秘的“宝库”,大多能满载而归,有时一枚一分镍币,有时两枚,记得有次居然淘到一枚5分镍币,那个高兴劲,没法形容。
       后来捡钱的故事常在我梦境中复制,每每清晨在梦中醒来,会不由自主地摸自己的口袋,“怎么会没有呢!明明我捡了好多好多的镍币,鼓鼓囊囊的••••••”
       这秘密我一直保守,直到有一次半夜,我梦中起来,走到屋角摸索,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了父母,他们以为是老鼠,起来才发现我竟梦中在找东西,问我找什么,我居然迷迷糊糊回答道:“我丢了一分钱••••••”母亲急急把我抱到床上,发现我手里攥着一分镍币••••••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429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