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正文

大麦天/步步高

作者:18831061390 来源: 日期:2019/8/15 17:07:55 人气:25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大麦天

步步高


    芒种来临,丰收在望,金黄的麦子如辽阔的海洋,南风吹来,万头攒动。想到往事,心潮汹涌。

(一)敛麦

    八十年代,人们已开始使用自动收割机,割倒后的麦子平铺在麦田里,还要人工敛起来拉到场里去。为防止掉粒,收割一般在前半天。

    我家和堂兄堂弟几家联合起来干活,这样效率高,人多,热闹,提精神。我们加起来有十来个人。

    开始敛麦子啦,前边一个人一根一根的撒草绳,中间的人有条不紊地抱起麦子在在草绳上。太阳那个毒啊,晒得人眼冒金星。麦芒又长又扎,即使穿着鞋子,胳膊和胸膛上还是点点血斑,尖痛入骨。后边有专人捆麦,一步一下蹲,两手尽量张大,把麦子往中间拢成一捆,一腿弯曲,一腿单跪压住麦捆,两手用劲拉草绳,尽量捆结实,这样的劳作,一般要持续到天黑,身上的汗,随出随干,身上的衣服布满汗斑。

(二)拉麦

    在东北地里有父亲的三亩地。下午已敛好扎成捆,为了第二天能摊场,晚饭后,我和哥去拉麦子,我俩一人一辆排子车,哥哥从北头进地,我从南头进,两边有路,场在西边大约三里的地方,一趟大约装二十个捆,我们紧装紧拉,一路小跑。

    天上月朗星稀,夜风微凉,我们干的热火朝天,挥汗如雨,汗水流进眼里,睁不开眼,我用手巾一个劲的擦。当时只有一个信念,不能耽误第二天打场,终于在凌晨一点,我们拉完了麦子,胜利会师。

(三)打场

    四五家或七八家不等伙用一个打麦场。一家一家的麦子整齐地垛在场四周,用抓阄的方式排出先后顺序,按排一天打一家或两家的场。

    早晨摊场,把麦子运到场当中,均匀摊开。中午要不停的摊场,使麦子在炽烈的阳光下得到更好的暴晒。

    打场要在午后,这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拖拉机拉着石磙在场里不停地转圈,不留死角,人们拿杈不停地翻,轧完后把麦秸挑到场地上垛起来,用聚板把剩下的聚成长条的堆,下面就是扬场了。

    扬场是技术活,一般由上了年纪的人去完成,我伯父就是扬场高手。那时候男丁都睡在场里,不管啥时候有风就开始干,很多时候,扬场都是在晚上完成的。

(四)脱麦

    北高岗是离家最远最大的一块麦地,距家大约有5里多地,我早起四点套驴车拉柴油机(脱粒机已于头天拉去了)。,要在六点前把柴油机和脱粒机固定好,上好皮带,加满油和水,做到万事俱备。

    六点,人到齐了,我们分工开始工作,我负责往脱粒机的簸箕口续麦子,哥哥站在垛上给我运输,父亲用木杈挑麦秸,妻子负责接麦粒。这时,天空飘起了雨雾,这就大大降低了工作效率。麦秸变得绵软起来,老是卡。想想人聚起来多不容易,还是干吧。

    细雨蒙面,北风劲吹,机器嗡嗡作响,脱粒是最脏的活,麦子运进脱粒机,黑尘漫天,人的脸似黑炭一般,说话时露出一口白牙,着实好笑。脱粒一直持续到下午五点。人人都累得直不起腰来,早饭和午饭都是在地里吃的,当时我每顿饭只吃两个鸡蛋,喝一瓶啤酒,看着金灿灿的收获,感到再苦再累也值得。

(五)拉麦粒

    北高冈这块地,顾名思义,除了远就是高,而且高出很多,记得有一次,儿时的伙伴法林开着小客货给我拉头天脱好的麦粒,车刚到地里,正准备装车,空中一声炸雷,顿时乌云密布,随后,暴雨倾盆,麦子上赶快盖上塑料布,我们钻进汽车。满地的人东躲西藏,大人孩子哭喊一片。大雨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周围的地块已一片汪洋,这块地四周都是水,回家的路也看不到了,平地有两尺多的水,我们只能把车放在地里,自己绕道邻村趟着水慢慢走回家的。

    大约过了一个多星期,路上才能走,我们找到亲戚的拖拉机把小客货和粮食都拉出来,粮食是直接拉到粮站去的。庆幸的是小麦完好,而且丰产,达到亩产一千多斤。

    现在使用联合收割机,收购小麦到地头,收割时,只需骑上电动车跟着过磅就行了,真是天壤之别。不过我觉得那时的过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过麦。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2034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 纳凉/王立华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