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正文

望年雪/武汉交

作者:1260072084 来源: 日期:2020/6/17 16:41:38 人气:14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望年雪

武汉交

    睁开眼睛,室内明亮异常,第一感觉是早已出了太阳,懊丧自己起床晚了,耽误了重要的事情!具体什么事情?一时也想不清楚。人们常说漫长的冬夜,今天怎么这样短?

    我急切地拉开门——哇,雪,厚厚的雪葳蕤在门外!

    哦——知道了,我的心情豁然开朗,像这雪一样清新明亮起来:昨天睡觉前,天空已经纷纷扬扬飘起雪花了。我想象着雪后美景,打心底里预期今早雪景的美妙……

    雪夜是静谧的,静谧的雪夜让人心情安逸舒坦,觉就睡得甜美安然,以至于我竟忘了入睡前的心迹。

    这是一场久违的雪,猪年春节后的初九,千呼万唤,终于迎来狗年冬季的第一场雪!

    正和昨天我想象的一样,映入眼睑的是这绒绒如絮的,晶莹剔透的,纯洁无瑕的,雪!这好像是只应天上有的,仙境!你看那开满梨花的小树,你看那披覆厚厚雪绒的亭台楼阁,哦,还有植被草坪,捉迷藏一样,早已藏得无影无踪!

    是的,是的,我门前正有一处公园,有亭台楼阁,有树木植被,更有一条雅静小径,是我经常散步,亦或吟哦诗歌的妙处,还有随晨昏而起的广场舞,在宽阔处繁华。

    昨夜我聆听着雪的声音,好像咀嚼到雪的味道,又好像触摸到了她的肌肤,那么的温润、细腻、光洁……我想象着拥入她的怀抱……

    这雪太娇贵,纯洁成一件圣物,怎容得一丝玷污?哪怕一丝草屑,就能瞬间把这圣境摧毁……

    我急切拥入她的怀抱,捷足先登,是的,捷足先登……

    公园的小径路面本不宽阔,现在却是彻底隐匿了,亦或宽阔了,展泛了,由线而面了。不说连片的亭台楼阁,也不说孑然独立,显得孤寂的小树,占据统领地位的,就是这葳葳蕤蕤的,绒绒絮絮的,铺天盖地的雪世界了!

   看着这美的雪境,我突然担心起来,担心她会被毁掉。我知道,美是脆弱的,正可谓吹弹可破,越是完美的,越容易摧毁。我该怎样维护她呢?

   正这时,一条狗肆无忌惮地闯进来,还牵着一位步态踉跄的主人。哎呀!在我惊呼的瞬间一切已不复存在……

   我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是呀,那美的景,只产生在我的心内,是我私自的意想,怎么可能与大众通同呢?这让我想起出国旅游的中国大妈,和飞机上嚣张的中国儿童。

   可喜的是,大众已经有了这种意识,相信已开始改正,亦或亦在改正中……

   而这雪景,纵然没有人为破坏,又能保持多久呢?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3041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