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言 | Tags | RSS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正文

怀念童年的自行车

作者:陶山 来源: 日期:2017/3/6 9:30:52 人气:70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那辆飞鸽牌自行车是母亲的。十岁时我学会了骑车子,十二岁就能载动奶奶了。乡邻们说你也敢坐她的车子,摔倒你就知道厉害了。

    奶奶笑着说,摔倒了还能不知道?

    但她胆大,或是信任我有能力载着她,尽管放心地坐在后座上,而且一次也没摔倒。不是我的技术有多好,不是我的力气有多大,而是年少,行动利索,知道后面带着奶奶,在内心里给自己增加了责任。我使上全身的劲儿,牢牢握住车把的方向,脚蹬板稳妥地踩在脚下,目视前面,也环视四周。不似一个人随意的骑车子,老人在身后,我也担着心。只是装出很轻松的样子,为了是让奶奶安心。如今想来,还真是一次次的冒险。邻居的奶奶就是被侄子从车子上摔下来骨折,半年后去世的。

    不过飞鸽车子很给力,陪伴我好几年,从未有过断链换胎的问题。好像它跟我一样,心气又高又足,它就像我的一个亲密小伙伴。当年老家在乡下有田,种着庄稼、蔬菜和杨树苗。一有机会,我就载着奶奶下田劳动。于是自行车就成了我们的好帮手,奶奶不用小脚走路,加快了速度,节省了体力,也锻炼了我的平衡能力。一个瘦弱的女孩,能驾驭一辆笨重的车子,这是我现在不敢想象的。真的,是不是年龄越大越胆小了啊?

    那时候很快乐。村里人气特旺,户户炊烟,家家走动,小河清清,机器浇水,鱼虾泥鳅螃蟹乌龟都能见得到。井水很甜,很多人家都有个树园子,有片菜地,有块自留地。湾里有芦苇和水鸭,还有鹌鹑和野狐。黄河放水开闸,年年有满满的水。我经常骑车在桥上经过,然后把车子一放,就从水泥板的河岸上滑到河床里去了,憋一口气,再浮上来。水泥制的河岸被磨光滑了,像个滑梯。有很多村妇端盆去浣衣,我也去过,像她们那样,拿根棒槌,咚咚地砸衣,把衣服洗得清清爽爽。

    骑车回来,晾上衣服,也许再载着奶奶去河东修杨树苗,永远不知疲累。种了两年的杨树苗,修树苗成了我和奶奶的专业活计,奶奶当时六十岁,还能做很多体力活。她自己说,就是由于缠了脚,不然所有的农活都不在话下。甚至上房修瓦,盖猪圈,宰羊杀鸡,样样做得来。她年轻时就一个人,像男人一样活着,她说,必要时,一个人活得要像支军队;她还说,好女不嫁二男。当然,这是封建意识,不过从二十六岁守寡的奶奶也算好样的。

    二十一世纪的人,再不会有浓厚的封建思想,还会取笑什么贞节牌坊的设立。但一生为人正派实在,吃苦耐劳的小脚女人,还是受到村民们的敬仰。大家都很尊敬她,不是因为什么封建主义,不是因为她不改嫁,而是她做人的方式。所以,我认为,传统,尊重传统,还是必要的。

    时光荏苒,我也老了,再也骑不了高大的自行车,最多只会骑个充电车,连汽车也不喜欢,我觉得我太懒了。对于年少时代,只能用来空闲时的回忆。即便现在的乡村还得种庄稼,是啊,不种了我们吃嘛呀?老式自行车的时代也走过了,更新换代的车子令人目不暇接。载着奶奶的情景,是久远的事了。但不知怎么,心下想起有些感动和叹息,有微笑,也有泪水。

    当下的农村冷清了,人少了,土地很多被承包出去。有人说这就是资本主义农场的雏形,中国的农业早晚也向其过渡,这是人类发展史上的必然。也许,这不是几个人讨论的事,我们管不了,我们有时连自己也管不了。想想多年前热闹的乡下,冬天有太阳时村大道南墙根儿下,挤了很多晒太阳的老人,大家说着与时政无关的话题,多美呐!

    说实话,我很怀念那个时候,怀念那个骑车带着奶奶的时候,想念那辆自行车。


    本文网址:http://taoshanwenxue.com/show.asp?id=288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 照明灯具的变迁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